<span id="vznhh"></span>
<span id="vznhh"><dl id="vznhh"></dl></span>
<span id="vznhh"><dl id="vznhh"></dl></span>
<th id="vznhh"><video id="vznhh"><strike id="vznhh"></strike></video></th><strike id="vznhh"><dl id="vznhh"></dl></strike>
<strike id="vznhh"></strike>
<ruby id="vznhh"><dl id="vznhh"></dl></ruby>
<span id="vznhh"></span><strike id="vznhh"><i id="vznhh"></i></strike>
<th id="vznhh"></th>

時光|鄔筍林:老家的孝叔

封面新聞 2020-05-12 11:20 33174

文/鄔筍林

時光倒回20年,那時的老家一派祥和,雞鳴狗吠,炊煙裊裊,隨處可見大人們勞作的身影,成群結隊的小孩子們瘋進瘋出。如今,原本10多戶人家的大院子,搬走了幾戶,在外面定居了幾戶,只剩下兩戶;沒人住的房子,斜了一些,倒了一些,土墻上、院壩里都已雜草叢生。但老家的孝叔,在我的記憶中,卻難以磨滅。

孝叔有個兒子叫德平,比我大一歲,個頭卻沒我高,但手腳比我麻利。我們一路出去割豬草,同樣大的背篼,他老是比我先裝滿。然而,他并沒有歇下來,而是繼續割,往我的背篼里裝。兩個背篼都裝得滿滿的,我們就一路各回各的家。這樣,我們的關系越來越緊密,干啥都一路。大人們都說,我們倆穿了連襠褲。

不過,也有關系不好的時候。

那次,我和德平下河捉魚。整整一下午,我只捉了3條,而德平捉了10多條。我想著這樣回去很沒面子,就叫德平給我分幾條,但他死活不同意。我說,我比你高,今后有人欺負你,我可以為你撐腰。他卻對我說的話毫無興趣,仿佛他捉的魚比我多,他就是英雄,不需要誰為他撐腰。

我看文攻不下,只有武取,便兇狠地指著他的腦門大聲吼道,今天你不給我分幾條,你就別想回家!話一落腳,就去搶奪他手中的魚袋子。他自然意識到這是真正的威脅來臨,也壓根兒不愿意把魚分給我,拔腿就跑。許是慌張過度,沒注意到腳下,被一個土包絆了一下,身體重重地摔倒在地,手中的魚袋子掉進了河里。更為嚴重的是,起身時,鼻孔流血了。他一路哭著回了家。

我回家后,不但接受了父親的體罰,還被叫去給德平道歉。我想德平此時肯定不愿意見我,孝叔也不會給我好臉色看。向孝叔家去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艱難。好不容易到了孝叔家,事實卻不是這樣,德平并沒有避而不見,孝叔還抓了一把糖給我吃,那可是過年才能吃到的水果糖!

事隔多年,我問孝叔,那事本身是我的不對,你為啥還給我糖吃?孝叔說,這是父傳子,一代一代傳下來的。當年我也欺負過你父親,我去給你父親道歉時,你爺爺可是抓了一把花生給我吃。

時光如流水,不知不覺20年過去了。德平出了車禍后,孝叔的女兒見父母傷心過度,把孝叔夫婦接到了成都。但我每年還能見到孝叔,農歷臘月底,孝叔會領著一家人回老家祭祖。從他們的穿著和面容看,老兩口兒現在的生活挺幸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星辉彩票|手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