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znhh"></span>
<span id="vznhh"><dl id="vznhh"></dl></span>
<span id="vznhh"><dl id="vznhh"></dl></span>
<th id="vznhh"><video id="vznhh"><strike id="vznhh"></strike></video></th><strike id="vznhh"><dl id="vznhh"></dl></strike>
<strike id="vznhh"></strike>
<ruby id="vznhh"><dl id="vznhh"></dl></ruby>
<span id="vznhh"></span><strike id="vznhh"><i id="vznhh"></i></strike>
<th id="vznhh"></th>

語聞成都|二十四番風信(7) 迎春花 英國探險家的偏愛

封面新聞 2020-05-13 16:40 33965

迎春花 英國探險家的偏愛

□孫海 文/圖

二十四番花信風中,立春有三候,迎春花花如其名,為立春物候之首,明代高濂在《草花譜》中明白說道:“迎春花,春首開花,故名?!?/p>

迎春花在中國北方極其常見也極為普通。早在唐代,迎春花就已經栽植于中國城市之中成為人們身邊最為熟悉的觀賞花卉了。雖然為立春的第一候,迎春花在北方開放的時間卻比梅花要早很多。在民間,迎春花與梅花、水仙和山茶并稱為“雪中四友”。當第一朵迎春花開放的時候,氣候往往還是在冬春交替的季節,迎春花開后才迎來了春天百花的盛開,北宋晏殊在《迎春花》詩中寫下:“偏凌早春發,應誚眾芳遲?!?/p>

迎春花

白居易贈友人楊郎中

迎春花是一種落葉的灌木,它有著彎曲下垂的枝條,小枝呈四棱形。早春的時候,迎春花的花總會先于葉開放,花期后,迎春花才會從四棱的莖干上長出葉子,迎春花的葉是兩兩對生的三出復葉,每一枚小葉片頂端都是短短尖尖的,頂生小葉片比側生的兩枚小葉要更大一些,復葉的葉軸還有明顯的狹長的翼。迎春花的整個復葉葉片略帶革質,油亮發綠。到了落花季節,成片的迎春花又變得枝繁葉茂綠意滿滿。

春寒料峭的時節,中國北方略顯寂寞的早春色彩中,一大片金黃色的迎春花總是極為耀眼奪目。在長安的白居易就曾摘下迎春一枝贈友人楊郎中,還順帶附送七言絕句一首:

金英翠萼帶春寒,黃色花中有幾般。

憑君與向游人道,莫作蔓菁花眼看。

迎春花金黃色的花朵單生于去年生小枝的葉腋,它們的花冠的下部合生成管狀,頂端分裂成五至六片的花裂片,看上去就像花瓣一樣。楊郎中大概有些高度近視,這蔓菁花雖然也是黃色,卻是十字花科蕓苔屬的草本植物,十字形的花冠特點分明,四片花瓣相互分離,和迎春花這種攀援性灌木完全就不一樣,我總覺著白居易這份淺顯直白的情義中總還是深藏著那么點兒腹黑的。

迎春花的花朵通常出現在光禿禿赤裸裸的沒有任何葉片的莖干上,植物學名的種加詞“nudiflorum”,意思便是“裸露的花”。在迎春花盛放的時候,它們每一個“祼露”的枝條上都開滿了無數的金黃色的花朵,看上去就像一條條的金色腰帶垂了下來,北宋趙師俠一首《清平樂·迎春花》中道盡迎春好處:

纖秾嬌小,也解爭春早,占得中央顏色好,妝點枝枝新巧。

東皇初到江城,殷勤先去迎春,乞與黃金腰帶,壓持紅紫紛紛。

迎春花

名花淡淡的憂傷

迎春這種尋常的園藝栽培花卉,受到中國歷代文人雅士們的渲染后,身上也確有了幾分文藝氣質。雖說迎春花的花朵看上去長得算是標致俊俏,“金腰帶”之美稱也盡顯華貴,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該有的花器官一個也沒少。

尤其是成為一種物候時令花卉后,迎春花總被文人雅士時時惦記,有事沒事就拿出小本本記上一筆,隔三岔五賦首詩,這樣的文化名花本當享有健康、豐盛、完整的一生,然而花期后,在大片的迎春花叢中,人們卻極難發現它們的果實。這個“不孕不育”的特點被明代博物學者王象晉認真觀察記在了小本本上。

“迎春花一名金腰帶,人家園圃多種之。叢生,高數尺,有一丈者。方莖,厚葉如初生小椒葉。春前有花,如瑞香,黃色,不結實,葉黃?!?/p>

王象晉《群芳譜》的記載,十分符合迎春花灌木叢生,早春開花,小枝四棱,小葉三出,花朵金黃的特點,迎春花生活的環境也的確都在園圃之中,看來這不孕不育的毛病也早就出現了。

本來開花植物在短時間內大量集中開花,會起到增強吸引傳粉者的效果。迎春花的盛放也算得上驚天動地,怎么就混成了一種難以結實的植物呢?

其實,迎春花的生活于野外的祖先也是能夠正常結實的。他們會結出黑色有著很厚果皮的圓形漿果,迎春花的花朵會以蜂類這樣的蟲媒作為主要的傳粉途徑,每一朵花想要授粉后要獲得更健康的后代,就要避免“近親自交”,所以同一朵花中雄蕊上的花粉常常是不起作用的,它們需要的是另一朵花里雄蕊的花粉。

為了避免自交,大多數的素馨屬植物都演化出了“兩型花”。兩型花的柱頭位置與雄蕊剛好相反,一種是長柱花,花柱常伸至管狀的小花的喉部或管口之上,還有一種是短柱花,花柱隱藏在花冠管的中部。兩型花的雄蕊和柱頭位置剛好相反,因此昆蟲頭部沾上的花粉定是短柱花的,而頭部又只能碰到長柱頭。這樣一來,傳粉的花受精率變得非常高效,便能夠充分獲得健康飽滿的種子。

而迎春花在長期人為的栽培過程中,絕大多數迎春花只有一種長柱花,它們所有雄蕊都深深地藏在了花冠筒里,傳粉昆蟲再也接觸不到花粉,于是大多數的迎春花也失去了結果的機會。

看起來這真像是一個文化名花淡淡的憂傷。然而對于迎春花而言卻毫不在意。迎春花早已高度的融入了城市和人類生活之中,只需幾枝枝條,它就能很好的復制自己。無論是扦插還是壓條,迎春花都極易成活,一個只依靠克隆自己就能占據城市的植物,它大概已不屑于再利用昆蟲傳粉結實了。我總覺得迎春花便是“新新人類”的代表,它完全可以為“丁克家庭”做代言。

野迎春

狂野怒放的野迎春

在成都,很少見到真正的迎春花。栽植最多的,卻是野迎春。春天總是忽如其來, 不知不覺之間,又是滿目萬紫千紅春光無限。在春天的各種繽紛色彩中,野迎春的黃色總是最為醒目。

成都自北向南,圍繞著城市的東面,有一條蜿蜒流淌了千年的沙河。河水安靜地從城市的北部流淌向城市的東部,河流兩岸無數綠地串起了一條綠色的城市項鏈。春風二月柳絳拂堤,野迎春再次開出了明亮的黃色花朵,成都的早春,整個沙河的堤岸上都滿是野迎春下垂的枝條上流動的金黃。

在西南地區,許多人都會把野迎春當做迎春花且不接受任何解釋。迎春花和野迎春之間的確存在著親緣關系,《中國植物志》這樣記載:根據細胞學的研究,有可能迎春花是野迎春的北方衍生種。不過,野迎春的自然分布限于我國西南部,比迎春花狹小了許多。

和冬季落葉的迎春花不同,野迎春常常是表現出常綠的灌木狀枝條下垂的狀態。相比起迎春花,野迎春的花更大,花冠裂片開展得也比迎春花更加寬闊,花量也要多了許多。而且,和長期不孕不育的迎春花相比,野迎春的結實率也高了不少。野迎春的花期也非常的長,在成都,野迎春的從2月中旬的星星點點,到3月初輔天蓋地,隨著綠葉生發,3月中下旬花葉同枝,黃花相伴綠葉極為醒目,整個花期可以長達近兩個月。

野迎春是一種永遠追隨著春天腳步的花,在西南三省的不同地區,野迎春開花的時間也不盡相同,在云南,還在冬日的時候,野迎春就已經開得極為絢爛了?!疤镫]初生戴星草,園林已發迎春花?!边@是明代蜀中才子楊慎在《早寒》詩中描寫迎春花的詩句,早寒尚在初冬時節,在田隴間剛剛長了出戴星草的時候,迎春花便迫不及待的開放了。戴星草也叫谷精草,是早春生于田野間的雜草,古人覺得這種田間小草的白花似星,于是稱它為戴星。谷精草是分布于中國熱帶、亞熱帶地區的雜草,其時的楊慎被貶云南永昌衛,四季往復循環,性格豁達的楊慎在云南邊陲戍所堅守著自己的操守,詩中的描寫的迎春花應當是分布于中國西南地區的野迎春。直到多年后老死于云南,楊慎也沒有盼到自己的春天。

同為迎春使者,野迎春名中帶上個“野”字可謂盡顯彪悍。比起婉約嫵媚了許多的迎春花,野迎春盛開起來更為狂野,春天里野迎春盡性耍潑撒野,開一個虎虎生風,開一個一日千里,開一個恍如隔世,它寬闊的花冠裂片就像在對著春光裂著嘴笑,又像在肆無忌憚地宣告:這里的春天都歸我野迎春承包了。

野迎春

冒險者的植物樂園

1843年,一個叫羅伯特·福瓊的英國探險家在中國開啟了他的冒險之旅。這位植物采集者接受英國皇家園藝協會的派遣,往中國進行植物采集。然而,他身負更重要的秘密使命卻是為東印度公司位于印度阿薩姆的種植園尋找最優良的茶樹品種以及獲取中國人制茶工藝的秘密。

在偷偷做“茶葉大盜”的同時,羅伯特·福瓊還為英國引進了超過120種中國園林植物,1844年,他將中國廣泛栽培的迎春花帶回了英國。1846年,英國著名植物學家約翰·林德利正式發表了這個來自中國的物種。雖然沒有什么香味,卻因為能夠在冬季開放,又和茉莉花同來自于木犀科素馨屬,于是英國人稱這種中國植物為“冬茉莉花”。

和三十多前年前羅伯特·福瓊需要喬裝打扮偷偷摸摸地潛入中國江南產茶區不同,另一個英國人William Mesny是以清軍高級將領的身份大模大樣地深入到了中國西南內地,在大清國的官方檔案上,他中文名字叫麥士尼為能。

麥士尼的經歷極富傳奇,他出生于英屬澤西群島,12歲時便離家出海遠航。1859年,18歲的麥士尼決定來中國碰運氣,這時的他一無所有又野心勃勃。此后,他在中國走私軍火,倒賣私鹽開始混出了名堂,麥士尼坐過太平軍的大牢,加入過戈登的洋槍隊,受左宗棠之聘成為中國軍隊的槍炮教習,官封“奏請參將銜并賞戴花翎”,獲封巴圖魯勇士稱號。直到在中國去世,在中國的59年時間里,麥士尼幾乎走便了整個中國,在進行這些冒險生涯的同時,麥士尼還順手采集了許多的中國植物。

1882年,亨利·弗萊徹根據麥士尼從中國西南采集的標本發表了野迎春,野迎春種加詞mesnyi似乎在紀念這個英國冒險家在中國的傳奇人生。迎春花和野迎春這兩種中國植物也見證著大清從閉關鎖國的封建帝國,逐步淪為了半殖民地的國家。

在被后世稱為“植物大發現”的時代,福瓊和麥士尼們的“成功”更激起無數冒險者和野心家前赴后繼地踏上這片他們眼中的“東方樂土”。今天,來自中國的迎春花和野迎春已經成為了全世界花園中最常見的觀賞花卉,這也是“植物獵人”們為世界園藝采集到的兩種重要的花園禮物。

沙河邊的迎春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星辉彩票|手机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