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znhh"></span>
<span id="vznhh"><dl id="vznhh"></dl></span>
<span id="vznhh"><dl id="vznhh"></dl></span>
<th id="vznhh"><video id="vznhh"><strike id="vznhh"></strike></video></th><strike id="vznhh"><dl id="vznhh"></dl></strike>
<strike id="vznhh"></strike>
<ruby id="vznhh"><dl id="vznhh"></dl></ruby>
<span id="vznhh"></span><strike id="vznhh"><i id="vznhh"></i></strike>
<th id="vznhh"></th>

青年方陣|趙之逵:扶貧手記(九首)

封面新聞 2020-05-14 12:29 31434

文/趙之逵

眺望

在海抜2438米的龍馬山頂
對著家鄉的方向說句話
就能把遠在新平的親人喊應

我不止一次向雙親匯報
去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山鄉的百姓,已全部脫貧

現在,我和慈母
站在2061米的照壁山上
眺望著生活了二十年的新平
身邊,少了父親

云聚云散,從來不會事先約定

三十年前的土坯磚瓦
已置換成身強體壯的水泥鋼筋
望過去
象一排排茂盛的原始森林

這些傲慢而冷漠的高樓大廈
在遠遠的城里,仰視著我們
象山腰上百米高大樹
仰視山頂
一米三小草瘦削的身影

我還是1米75的樣子
比小草略高一些
今天有所不同,因為身邊
站著強大而溫暖的母親

脫貧攻堅會議

會議室不大,飄飛著黨旗
如果不曾支邊農村
如果不是隔桌對坐
就讀不懂
剛從地里走來的監委主任張世民
灰塵已經抖落,衣褲上
星落旗布著綠葉和花的寄語

一手勤耕操家,一手村務不倦
半小時前還揮舞鐵鋤的手
現在緊握著理想和信念的筆
指甲縫中
還依稀見得著些許土泥
泥香,和詩歌一樣美麗

“兩不愁”、“三保障”
年底脫貧已有良計
比如一組小丫口的代興良
比如二組小瓦房的方美蘭
眼光,掃向正在發言的李書記

曬成的黑,掩不住天生的紅
熱土托出的臉,怎么看
都是一枚鮮亮的黨徽
眼中
一邊鐮刀,一邊鐵錘

從認真做筆記的黨總支謝副書記
看過去,齊刷刷的
每個椅子上
都端坐著一束希望的火炬

清魚潭

翻過這座最高的山
下到谷底
就是清魚潭了

山路高低不平
把車彈起,又放下
要顛掉我們一身俗氣

看不到邊的平靜停在眼里
清魚潭
是群山懷中的一塊碧玉

相傳,一旦有異物入潭
陳枝或落葉
就會有神鳥飛來,銜離

這一點,神似我們的眼睛
容不下任何沙粒

或許是水滿則溢?
或許,輪回下
聚或者離,都身不由已

憑我們的俗眼
如何看得透
清魚潭高深莫測的底

就像川藏路上遷徙的羊
返程中,我們看見
數條清溪從前路接踵穿越

原來,多余的水
都流到了山下,恩澤四野

【注】小石橋缺水,我們到龍母箐尋水源,交界處,返程中,路過一處被山私藏的水,當地人稱清魚潭,碧翠的水面寧靜而神秘。當地人說,清魚潭水面永無雜物,一旦有枝、葉等雜物落到水面,山上林中的鳥就會飛來清理,堅守著這一方水的圣潔;清魚潭的水一年四季常有,無論天干還是雨季,永遠保持同一水位;一路上,我們不斷看見清澈的水穿過山路順道而下,說明清魚潭是一條活水,源自山心某地,來的來,流的流,一年四季,保持了清魚潭水位的始終如一。

建檔立卡戶方美蘭

2438米,這樣的海拔
顯然不太適合牡丹

唯有火炭母和倒提壺
這類不修邊幅的小花
才壓得住,龍馬山的高狂

進風景區觀光的人來來往往
都懷著一顆牡丹的心
沒有人關注,田間
有一枝褪色的小花,在悄然綻放

她不是某雜志封面的高知女性
也沒有“全國十大母親”的光環

方美蘭,一個啞巴母親
用恭耕的姿式,托舉著
在陜北求學的女大學生,和
城里孜孜不倦的少年郎

開裂的高原紅
美過了全天下所有脂粉

扶貧日記

風拽出大山深藏于心的水聲
做成笛,吹給遠在家鄉的恩親

深情的音符,裹挾生機
喚醒了茼蒿,和沉睡的蒲公英

除了九十多建檔立卡戶
來山鄉扶貧
我還認識了山槐和倒提壺
認識了致富女能人周學萍

我時常夢見
我把一條寬馬大道,從山腳
一直鋪達山頂,并在路兩邊
排置了一眾俊秀的翠林

這些樹,是我入戶
開展脫貧攻堅工作的日記
一朝植下
就要讓他們年年長青

他們,也是上世紀五十代
我父母
到云南省新平縣支邊的腳印

晨輝

旭日和鳥的歡啾相繼抵達山頂
路上,駛來拖拉機
和微型小汽車幸福的轟鳴

這是小石橋一天之中
最令人沸騰的場景
交易剛剛開始
秤砣上,掛著一眾雀躍的心

青花被層層剝開,同時被剝開的
還有農民一年一季翠綠色的耕耘

我興奮地站在山的右邊
看汽車忙出忙進
看著甜蜜的白云
從天上
游進老百姓的蒸鍋里

喜歡這樣的早晨
陽光,象一件貼心的薄衫
暖暖地披在身上,擋住了涼秋

【后記】扶貧攻堅,一直在路上,天剛亮,拖拉機特有的話音就把我叫醒,靜謐的小石橋,也從沉睡中醒來。蔬菜交易市場上,擠滿了車輛和從各村組趕來交易青花的村民。黨中央持續向好的支農扶農政策,夯實了村民幸福的生活。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持續追求和不懈努力,成就了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

山槐

一枝獨秀,說的是牡丹
山槐,在老百姓的房前
在坡地,在溪邊
比翼雙綻,人稱山合歡

龍馬山的大美引來四方造訪
高檔汽車絕塵而去
護林防火檢查站的登記簿
一個不漏地記住了,進山的
有幾個老板,有幾個跟班

護林防火檢查員老代說:
別看城里女人
個個把嘴涂成紅山茶
沒有一個
比得上我美麗天成的婆娘

這讓我想起兒時的電影《劉三姐》
想起了那個
火棘果一樣性格鮮紅外向
名叫婉秋的廣西姑娘
大部分美麗
不是看外貌長的怎么樣

山槐花開,講究成雙
像小丫口羊腸道上
攙扶著老伴前行的八零后彭家大娘
就連夕陽
都羨慕老兩口相攜駝行的陪伴

比如馬利筋,比如牛蒡
比如倒提壺,比如川續斷
在山鄉
每一朵花開
都很漂亮

【注】山槐,別名山合歡、夜合歡,中等喬木,根及莖皮藥用,能補氣活血,消腫止痛;花有催眠作用,嫩枝幼葉可作為野菜食用。倒提壺,紫草科,琉璃草屬多年生草本植物,別稱藍布裙、狗屎花、狗屎蘿卜、狗屎藍花、貼骨散、大肥根,根及全草入藥,有清熱利濕,散瘀止血,止咳等功效。牛蒡,菊科牛蒡屬植物,別名惡實、大力子,果實具有疏散風熱,宣肺透疹,散結解毒之功效;根具有清熱解毒,疏風利咽之功效。馬利筋,多年生宿根性亞灌木狀草本植物,全株有毒。山槐、牛蒡、川續斷、倒提壺、馬利筋,都是龍馬山上美麗的野花。

十大功勞

從龍馬山往南,山上
詩意的午后
一小片黃
就蓋過了所有天藍

這姿色,沉甸甸的
象深秋豐收的景狀
我喜歡這樣的花
要開,就成串金黃

更喜愛花下
那長滿了銳刺的葉
愛憎分明,敢做敢當
不為蟄傷路人
要守護人間這一束至美
持久盛放

【注】十大功勞,別名木黃連,遍長在云南玉溪紅塔區小石橋鄉山上,性寒,味苦,有滋陰清熱、解毒等功效。

拯救蝴蝶

我來回往返三次
都小心翼翼
這擁擠的過道上
有支小小的蝴蝶
昨夜,遁著燈光,來尋找愛情

從草原,翻越山丘,最后來到這里
心懷一個夢想,堅信燈光后面
就是家園,更有花的柔情蜜意

不料想,被燈光后面的墻
撞倒在地

夜黑看不見
天亮后,奪目的黃
在告知每一個過往的步履
冰冷的水泥地上
是一支迷失的蝴蝶

我只能保證我的腳不踩下去
這世界,有太多收不往的心
蝴蝶,她哪里知道這些

還好,月亮
正和太陽辦著交接
很多腳步還沉睡未起

我輕輕抬起這支嬌小的蝴蝶
放到一棵粗壯的樹上
緊靠著枝葉

這落地的翅膀
有了平臺
就會有高飛的轉機

【作者簡介】

趙之逵,當代扶貧詩人,魯迅文學院89級高級班學員,1989年在現代詩社團大展中被評為桂冠青年詩人,玉溪師范學院客座教授,《詩天子》詩歌平臺總監,《洛陽詩人》執行主編,《半島詩刊》顧問。詩作散見于全國各級刊物和詩歌平臺,1992年出版第一本個人詩集《流動的光斑》?,F受組織委派到山鄉開展脫貧攻堅工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星辉彩票|手机app下载